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财经信息 > 正文

避免6G等下一代通信技术的“去中国化”,中国通信产业迫切需克服三大瓶颈

时间:2023-05-04 11:54:00 阅读:533 编辑:admin 来源:市场调查公司

加快推动5G、千兆光网技术迭代升级,维护技术动态领先优势,巩固持续领先地位;增加6G、万兆宽带等下一代通信核心技术的研发,维护全球统一的通信标准体系,努力促进通信产业与数字经济的一体化发展,将通信产业的局部领先优势转化为数字经济的综合领先优势。

通信产业是国民经济中的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产业,是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建设的核心支撑。在几代通信人的不懈努力下,在政治、工业、大学、科研的共同努力下,中国通信产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后续到引领的伟大飞跃。然而,面对美国产业链断链、新技术路线颠覆、回归国际标准组织等战略打压的外患,以及国内基于新信息基础设施的数字应用场景发展不足的内忧,中国通信产业的未来并不像主流观点和公众预期的那样,继续领先似乎是自然的。

相反,通信产业的持续辉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推动中国通信产业稳定、深远、持续领先,需要长期努力克服战略层面的三大瓶颈:一是加快推进5G、千兆光网技术迭代升级,以技术动态领先优势巩固持续领先地位,破解美发达国家的战略逆转;二是增加6G、万兆宽带等下一代通信核心技术的研发,维护全球统一的通信标准体系,提高通信产业的可持续领先能力;三是促进通信产业与数字经济的一体化发展,将通信产业的局部领先优势转化为数字经济的综合领先优势。

中国通信产业全球领先背后的外患内忧

纵观世界文明史,人类经历了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每一次科技革命都孕育了大量的新技术、新产业、新商业形式和新基础设施。通信技术是信息革命中诞生的最耀眼的技术新星。由此衍生出来的通信产业和网络基础设施是支撑信息革命发展的核心动力。虽然中国不是通信技术的发源地,但借助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国家体制的制度优势,中国通信发展走出了一条非凡的道路,实现了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和通信产业的全球领先地位。

在网络基础设施方面,我国已建成世界上最大、技术领先的网络基础设施。截至2022年底,我国5g基站231.2万个,千兆宽带网络服务能力10g-PON端口1523万个(行业又称F5g),移动和固定网络基础设施均位居世界第一。在通信行业方面,中国企业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的市场份额超过40%。中国有两家世界五大通信设备制造商,其中华为居世界第一,ZTE居世界第四;中国企业占全球5g标准必备专利21万余项的近40%。

但与此同时,中国通信行业也面临着许多外患:

第一,5G、千兆光网的领先地位面临着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新技术路线的逆转。通信技术的经济范式特征决定了通信产业的竞争本质是技术路线和标准体系的竞争,通信产业领先地位的核心是技术路线和标准体系的主导地位。目前,中国5G和光纤通信的领先地位是基于软硬件集成、芯片和操作软件专用化的封闭技术路线。为了扭转中国技术路线的领先地位,美国等发达国家大力发展软硬件解耦、芯片、操作软件等通用开源技术路线,试图实现通信技术路线的超车。

自2018年以来,美国加强了与盟友国家开源5g技术路线(ORAN技术)的合作,不断增加对开源5g路线的支持。2020年1月,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发布“开放、可编程、安全5g”项目(OPS-5g),正式启动“军版”网络开源计划《2022年美国芯片与科学法案》为芯片和开放无线接入网络(ORAN)共拨款542亿美元。除5g外,美国还在光纤通信领域推动开源光通信技术(即DCI-BOX技术)的发展:《2021战略竞争法》首次提及光通信技术,并将其与5g相结合、集成电路和人工智能被列为七个关键领域,需要协调技术管理部门和相关合作伙伴在基础研究和竞争前技术领域合作,追求光通信技术领域的潜在机遇;目前,美国运营商(AT&T)、互联网企业(Facebook、谷歌等。)已经建立了CORD(Central Office Re-architected as Datacenter)、TIP(Telecom Infra Project)等组织加快开源光纤通信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

第二,美国等发达国家加快了6G等下一代通信技术的研发和“去中国化”,下一代通信能否继续领先,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通信行业的后发者往往通过加快通信行业的代际演变来赶上领导者。20世纪80年代,为了赶上美国,欧洲在1G技术商业化后不久成立了GSM专家组,推动2G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最终赢得了2G时代的全球领先地位。

面对中国目前的5G、以千兆光网为代表的“千兆时代”领先地位,美国也加快了通信产业向“万兆时代”的发展,重新获得了通信产业的全球领先地位。2020年,美国电信行业解决方案联盟会同三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AT&T和T-Mobile和Qualcomm、Microsoft、Facebook、InterDigital等公司宣布成立下一代G联盟(Next G Alliance),开展6G相关技术研发,确保美国能够在6G及下一代通信技术中保持领先地位。在千兆光网方面,美国、欧洲和其他发达国家也加快了基于各种技术路线的万兆宽带网络的发展。根据Omdia的研究报告,世界上已有55家运营商开始提供万兆以上的通信服务。更重要的是,在推进下一代通信技术的过程中,美欧等发达国家试图将中国排除在创新体系之外,构建“去中国化”的通信产业体系,从而彻底扼杀中国的通信产业。

第三,通信产业的局部领先优势尚未转化为数字经济的全面领先优势。与全球通信产业领先地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数字经济整体滞后于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数字经济整体规模小,企业国际竞争力弱,数字化转型滞后。从数字经济的绝对规模来看,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为7.1万亿美元,虽然排名世界第二,但不到美国数字经济规模的一半(15.3万亿美元);从数字经济的比例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例在第三梯队(比例在30%-45%之间),远低于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比例在60%以上);从企业竞争力来看,中国数字经济企业整体竞争力较弱。福布斯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前100强显示,全球数字经济前100强企业中美国有38家,中国只有14家,不到美国的一半,前20名中美国有12家,中国只有4家。从数字化转型的角度来看,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整体滞后。以企业云为例。根据麦肯锡等研究机构的数据,美国企业的云率达到85%以上,欧盟企业的云率达到70%左右。据信通院不完全统计,我国企业上云率仅为30%,工业、交通、能源、传统产业上云率较低,约为20%。

第四,工业通信网络市场仍由外国企业控制,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的工业网络独立可控和安全风险存在隐患。中国领先的5G、千兆光网主要用于工业领域以外的通信。由于与机械设备的强绑定和对传统路径的依赖,工业领域的通信仍由西门子、施耐德、三菱等外国企业控制。主要通信技术包括现场总线、工业以太网等。根据HMS数据,2022年全球工业网络工业以太网市场份额占60%以上,现场总线市场占28%左右,而以5g为代表的无线市场份额不足10%。在全球数字经济深化、企业数字化转型加快的背景下,工业领域通信技术的对外依赖一方面会造成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风险,另一方面也会带来信息安全隐患。

QQ在线咨询
给我们留言

咨询电话

0755-88990007